一个华人数学博士,16年前如何押准中国大数据变(2)
分类:电子商务 热度:

直到在国内企业做了几年技术总监后,2002年,宣晓华才下定决心牵头做些事情。他们在上海创办了华院数据,员工一开始只有几个人,办公室也不大,但宣晓华却始终觉得,数据这件事,有未来。

在创业之前,对于做什么,他其实也有过思考,但想来想去,还是要符合两点:一是要和数学有关,因为自己的专业是数学,这也是自己希望继续从事的;二是要有市场。

当时能同时符合这两点的选择很窄,最直接的就是数据挖掘(Data Mining),既能用到算法,也有一定的市场。

“那时,互联网还不算是一个数据的主要来源,但信息化却是很多企业都有了的。银行、证券业的核心业务系统等,都会产生一些数据。”

一个华人数学博士,16年前如何押准中国大数据变

(图片说明:宣晓华在一个签约仪式上分享其对数据及人工智能的看法。)

宣晓华当时对中国大数据的未来很有信心。“我觉得数据量级趋势是越来越大,不仅是公司里面,在政府、企业、金融体系里面,数据量越来越多。而这个时候,如果有一家公司能够帮助企业把数据变成价值、增加收入,还能帮助决策,这样的生意应该是可以做的。”

16年前为何无风来?

2002年,国内很少有人有大数据的意识。以现在的眼光看,当时要做一家数据公司肯定很难,但机会往往就在你认为最艰难的地方。

有数据意识的公司少,意味着你更不容易找到你的客户。宣晓华找了两个行业作为切入口,一个是金融,一个是电信。这两个行业当时在国外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数据挖掘经验,而国内的企业也许会有通过数据分析服务于营销、扩大市场份额的需求。

但进一步接触后,宣晓华发现,当时的金融企业如银行等,对数据的分析处理需求并不大,没有这些“好像大家仍然活得很好”。而当时在国外,银行对数据分析处理的意识已经很强烈了。

在服务过少量的金融客户后,华院快速调整了业务方向,将主要突破口转向电信行业,这一次,果然找对了路。

2000年之后,中国电信行业发展很快,这体现在用户数的节节攀升。而其中,中国移动恰巧又是一家“好学”的公司,愿意尝试各种新的方法,最重要的是,这家公司也肯投入资金。这给华院这样做数据分析的初创公司提供了很大的机会。

大的全国性业务难以拿下,那就从省级公司做起,“各个击破”。新疆移动是华院的突破口,基于对方的内部经营分析系统留存的数据,做数据的整合分析,并分析用户的消费行为、使用偏好等,进而给出营销的具体建议。后来这样的合作又扩展到几乎所有的省级移动公司。

具体会给移动运营商提出哪些建议呢?宣晓华略有思索,回忆了两个他觉得可能跟每个手机用户都相关的业务:“比如会基于数据分析,向运营商提供资费套餐的建议,另外还推出了一种叫做“信用评分”的业务——也就是现在大家日常接触到的话费授信额度。”

这样的服务,华院一直做了7、8年。也正是靠着在电信行业的持续耕耘和稳定的业务来源,公司度过了大数据“萌芽期”,不仅稳定了下来,业务规模也越来越大,也开始进入新的业务领域,并且有能力孵化新的公司。

直到2010年,公司才真正意义上涉足第二个领域——电商。一来,当时中国电商开始起步,发展迅速,二来,曾经的移动业务也越来越不足以满足公司发展的需求。

“电商和移动运营商不同,运营商可以一次性付100万让你做一个项目,但电商的付费能力相对较弱,可能只是付几万块钱。”对此华院有着不同的应对战术。“你会发现这些电商商家的学习能力非常强,他们的竞争非常激烈。因此只要我们能推出好的解决方法,只要能对他们的业务有意义,他们就会很乐意去使用。”宣晓华点出了电商商家的特点。

华院推了一些针对中小网商的数据分析产品服务,希望靠“长尾效应”在电商领域打开一片新天地。

不仅仅是电商,按照华院方面的资料,后来公司的业务陆续扩展到了金融、电信、医疗、零售、电商等多领域,到2016年,实施的各种项目总计已超过600个。

一个华人数学博士,16年前如何押准中国大数据变

( 图片说明:2012年,华院完成A轮融资,红杉资本参与其中)

一般而言,创业公司对外部资金的渴求往往都十分强烈。但在华院数据的发展过程中,有一点值得一提:成立的前10年内,公司没有对外融过资。

直到2012年,才有红杉资本的A轮资金注入。

对此,宣晓华的回答很直接:“公司成立后的前些年也没有人太关注数据这个领域,我们也没有去积极找投资。”

上一篇:【2018年电商十大趋势:产品信息更透明 一张图胜 下一篇:JA全农与阿里巴巴合作在中国网上销售越光米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